东西问·汉学家丨厄瓜多尔汉学家何塞:生活中,我越来越像个中国人

发布时间:2024-07-15 03:43:01 来源: sp20240715

   中新社 北京10月27日电 题:厄瓜多尔汉学家何塞:生活中,我越来越像个中国人

  作者 陶思远

  他不喜欢被人称为汉学家,在与中国哲学思想相伴30年后,他将儒家的“谦逊”学到了骨子里。他认为自己只是一名钟爱汉学、教授汉学的老师。他叫何塞(José Augusto Salazar),来自南美洲西北部的厄瓜多尔,现为基多圣弗朗西斯科大学专职教授。接受 中新社 “东西问”独家专访时,何塞表示,自己越来越像个中国人,将“大智若愚,难得糊涂”奉为人生哲学。

  

此前在北京,厄瓜多尔汉学家何塞在北京接受记者专访。卞正锋 摄

  巧识卖瓜人,四海之内皆兄弟也

  1995年,何塞获得了来北京语言大学读书的机会。时至今日,他忆起当年仍兴奋不已,“孔子鼓励我们多去‘行路’,他自己也曾带领学生周游列国,推行政治主张。‘士而怀居,不足以为士矣’。‘士’就要走出去,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”。

  何塞在行走中国期间很喜欢交朋友。“在中国,师生之间、朋友之间常在一起小聚,联系紧密、彼此关心。即便是你人生最低潮的时候,他们也不会离开你。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。”何塞说,“相比20世纪九十年代,中国经济社会变化很大,但中国人依旧热情友善,心胸宽广。”

  

资料图:G9726次列车从广州东站开出。(无人机照片)卓悦 摄

  在中国学习多年语言后,何塞将目光投向了古代哲学思想。谈及原因,何塞称:“这是个有趣的故事。我在北京读书期间,有一天闲来无事就去外面走走,遇见了一个卖西瓜的人。那人很有意思,像朋友一样跟我说了很多话。那时候我已经学了几年中文,但他说的话我却听不懂。他提到道家儒家,提到‘大智若愚’,还提到‘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’,很多古往今来的成语警句、哲学思想,听得我云里雾里。我当时震惊极了,中国一个普通卖瓜人都有这样的文化水平和哲学认知。我就请他把他说的内容都写下来,一边写我一边问他每句话的出处,他逐个回答我是中国古代先贤孔子和老子的言论。他最后告诉我,在中国生活,仅学会语言是不够的,你要真正了解中国,就要懂我们的文化。”

  卖瓜人给了何塞一个重要启示。“我必须进一步学习和中国有关的一切,而古代哲学思想是打开‘了解之门’最关键的钥匙。”

  就这样,何塞开始了东方哲学的探秘之路。在导师陈清的引导下,何塞初读儒家。他渐渐从典籍中似乎明白了为何社会不停变化,中国人却始终与人为善。“孔子的‘仁’影响了后世几千年,而且不止于中国,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也深受儒家思想影响,这种影响最终扩展到英国、德国、美国……我对儒家思想究竟如何影响了如此广袤的区域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。我的本科论文本来5000字就够了,我后来就此议题写了一万多字。”

  师从楼宇烈,仁者莫大于爱人

  从北京语言大学本科毕业后,何塞进入了北京大学学习,并有幸师从中国哲学家楼宇烈。据他回忆,楼宇烈非常朴素,关爱学生且没有架子。他讲课极其认真,擅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阐释深刻的学理。关于文明交流,楼宇烈曾在授课时告诉包括何塞在内的学生们,“如果说东方在这里,西方在那里,两者之间有座桥,而能从这座桥上通过去的惟有知识。若没有知识,文明之间根本无法了解彼此”。何塞边说边用两只手在左右两侧各画了一个圆,分别代表东西方。

  “楼先生的话坚定了我学习汉学知识的信心。他对我影响非常大,我敬佩他。从他身上,我看到了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真正的风骨。”

  何塞回忆起很多与老师楼宇烈相关的往事。“西方哲学往往是通过逻辑体系表达的,但楼先生让我知道,中国哲学像‘诗’,它其中蕴含着喜怒哀乐和人类的情感。此前,我一直认为哲学是客观的、没有情感的,从来没想过可以通过理解‘情感’去学习‘哲学’。后来我意识到,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很大程度上是天性自然、天人感应的感知表达,是有哭有笑的。从人们哭笑的背后,还可以感知到更多眼睛看不到、耳朵也不曾听见的智慧。这是楼先生给我的启发,他说不要把哲学看得那么复杂。”

  除了学识,楼宇烈的治学态度也深深影响了何塞。“70岁之后,楼先生仍然活跃在教学一线。他一个星期上两三次课,他的课在北大是最热门的,中国哲学专题课、《成唯识论》校释等都场场爆满,欧洲的、亚洲的,包括我,各国留学生都来听他的课。我注意到,两三个小时的课,楼先生始终是站在台上讲完的。”何塞认为,这是中国文人精神的当代体现,是对学生和所授知识的最大尊重。

  多年后,何塞回到厄瓜多尔,也成了一名教授。他说,直到今天,“我也一直站在讲台上授课”。

  在何塞的讲述中,楼宇烈极重“师德”,对每个学生,都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。《论语》中有句话: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,“立人”就是中国文人的仁德。在儒家思想中,仁者莫大于爱人。“楼先生作为当代中国哲学大家,他亲身践行着每一条古代思想传承下来的道德准则”。

  “后来,‘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’也成为我最推崇的儒家思想观”,何塞补充道。

  

一场生动再现中国古代春秋时期孔子授课盛景的“礼乐古风·礼拜大儒”在常州淹城春秋乐园内上演。泱波 摄

  崇仰古圣贤,大智若愚、难得糊涂

  进入北大后,何塞以兼容并蓄之心,在学习儒家思想的同时,又在北大李中华教授、郑开教授和北京语言大学杜道明教授的帮助下,学习了道家思想。在熟读孔孟老庄等古代圣贤之作后,何塞对中国古代哲学思想有了全新感受。“中国哲学是最具实践性的哲学,学习之后马上就可以应用到生活中。一个人向你借了钱,如果你每天想着他什么时候能还你,我会劝你豁达些、糊涂些,道家讲大智若愚、大巧若拙、大音希声、大象无形……其实都指向——‘难得糊涂’,这一最有用的生活哲学观。”

  近年来,何塞怀着崇敬之心,努力将《论语》和《道德经》翻译成西班牙语。这项工作尚未完成,翻译过程中,何塞遇到不少困难,比如《道德经》开篇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西方并没有与“道”相对应的词,这个抽象概念要怎么翻译,何塞苦思良久。“道”最重要的字面含义是行走的“道路”,西班牙语可译为“camino”。但道路通常有始有终,而老子所谓的“道”并非“常道”,而是另一种永恒不变的规律:前面看不到“开端”,后面看不到“结尾”。海德格尔(Heidegger)这样解释《道德经》探讨的“道”:它是通向各个方向的“路”。西语译为“es el camino que lo encamina todo”,英文则译为“It is the path that leads everything”。但“道”也不是这么简单的概念,在哲学的维度,它需要以智慧去感受和领悟。

  

孔子与老子雕像。图/视觉中国

  于是,何塞又尝试用更多例子去解释它。比如,中国人认为做人要谦逊,圣贤孔子都谦虚地称自己“我非生而知之者”。那么,为人谦逊就是中国人做人的基本之“道”。此外,“无为”是“道”,“难得糊涂”是“道”,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也是“道”,不同的“道”是不同人追求的不同的修行方式。

  在翻译过程中,是否感受到中西方哲学的共通与不同之处?何塞直言,如果将哲学中的“道”解释为修行方式、行为准则,那西方哲学也有类似的概念和观点。再如“存在”“虚无”等,千百年来中西方先贤有很多共同关注的哲学命题。

  “关于不同之处,中国著名学者陈来认为,古希腊以‘爱智’为哲学精神特色,而古代中国哲学则以‘好学’为核心意义。正如我此前提到的,中国哲学给人带来‘情绪’,且常是令人愉悦的情绪,它甚至让你感受到学习哲学本身就是快乐的。《论语》开篇写:‘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’。这就是好学者的‘自道’,也是孔子理想的教育。”

  也许是源于这份快乐,何塞在基多圣弗朗西斯科大学开设的“中国思想史”课程非常受欢迎,“座位不够,有的学生就坐在地上听”,何塞说,“全世界都在望向东方。古代中国的思想内涵既丰富又深邃,而当代中国已是第二大经济体,谁不想多了解它一些呢?不同文化之间需要对话,文明之间需要互鉴。”

  在何塞看来,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具有极高的当代价值,它蕴含的道德准则仍是现代社会的运行根本。“细想来,今天的我们还在用两千多年前的这套思想体系去评价事物与人。”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生活中的何塞愈来愈推崇道家生活观。“我相信苦尽甘来,所以我想把生活过得简单些,不去忧思太多。大智若愚、难得糊涂嘛,这是中国圣贤教会我的。”(完)

  专家简介:

  

厄瓜多尔汉学家何塞。卞正锋 摄

    何塞(José Augusto Salazar),厄瓜多尔基多圣弗朗西斯科大学专职教授、研究员,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,国际儒学联合会会员,南开大学哲学院“全球老学”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,厄瓜多尔拉丁美洲亚洲与非洲研究协会(ALADAA)秘书长。其研究领域包括中国哲学、文学和语言,涉及道家、儒家、佛学等。

【编辑:刘阳禾】